当前位置:首页 > 业务工作 > 经验交流

人民网:七七事变”80年过去了,如何跨越历史的鸿沟?

发布时间:2017-07-17 来源:人民网

 

   人类发展行进在两条轨道上,一条是战争与对抗,一条是和平与友好。平稳多一些还是曲折多一些,关乎选择,也关乎价值,也关乎态度。

   北京,承载着厚重的历史记忆。宛平城的卢沟桥,青石路两侧的石狮子栩栩如生,清晰可见的弹孔在诉说着战争之殇;地安门附近,张自忠路、赵登禹路、佟麟阁路,三条路上人与事映照着曾经的血与火。如今,卢沟晓月美景如常,胡同街道人流如织,而距离1937年7月7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已过去整整80年。

   80年风雨嬗变,我们应该从历史中汲取什么?如何避开战争的陷阱?如何跨越历史的鸿沟?今天,当时间指针拨回80年前的夜晚,枪炮声、嘶吼声、呼叫声犹在耳畔,喊出了侵略者的残忍、喊出了受害者的疼痛,也喊出了今人的忧思。自那时起,战争和血泪印刻在每个中华儿女的心中;自那时起,救亡图存、抵御外侵的艰辛,同仇敌忾、联手抗日的合作,锻造了不朽的精神;自那时起,如何在自强中捍卫民族威仪、如何在自立中走向国际、如何在自信中维护正义与和平,成了求发展、谋合作的主题之一。以史为镜,不忘国耻,就是要回答好历史之问。

   然而,时至今日,一些人对战争与历史缺少敬畏、含糊扭曲,不失为一种失格。近些年,有关历史与英雄的争论不时出现,无论是影视剧创作还是自媒体言论,总是给历史以面具,让后来人在粉饰过的故事里接受不正当的价值观、历史观教育,甚至触及了人格、法律底线。历史不是任由打扮的“小姑娘”,战争也不允许轻描淡写或肆意篡改,只有实事求是才能讲述悲怆、警醒后人,否则,历史的鸿沟只会在撕裂中变得越来越大。

   然而,时至今日,一些国家仍旧不能正视历史、不能直面过去,不失为一种遗憾。数以千万计的人们在战争中死伤,无辜的生命遭遇无情的轻视,无论如何都是对人性和人心的极大反动。不承认也好,不道歉也罢,任何逆历史潮流的行为都是糊涂的、愚蠢的。80年过去了,一而再、再而三地美化侵略战争的历史,既是对过去的污蔑,又在破坏国际互信、制造地区紧张,不应该成为理性的抉择,也必将受到全世界爱好和平人们的强烈谴责。从这个意义上说,历史的鸿沟多数是人为制造的,只有正视过去才能善待现在,才能开创未来。

   然而,时至今日,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还没有强化、不够巩固,不失为一种缺憾。“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站在“七七事变”80周年的节点上来审视当今世界,偏见和歧视、仇恨和战争在不同地区以不同形式上演着,不时地制造灾难和痛苦。人类怎么了?将往何处去?如何换来和平与稳定?这些拷问一再要求我们需要为和平计、为未来谋,不能只反思而不行动,只倡导而不落实,只呼吁而不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不能沦为空话,世界各国只有相互尊重、平等相处、和平发展、共同繁荣,方能走好人间正道。

   习近平曾强调,战争是一面镜子,能够让人更好认识和平的珍贵。站在今天,回看80年,再远眺未来,在和平与战争之间有一条鸿沟,掉下去就是铁与血,跨过去就是善与爱。对枪口来说,“插满鲜花要比填满子弹美好地多”,毕竟,对人类而言,应该牢记“正义必胜!和平必胜!人民必胜!”(来源:人民网)

链接:卢沟桥事变

\

 

   1937年7月7日下午,日本华北驻屯军第1联队第3大队第8中队由大队长清水节郎率领,荷枪实弹开往紧靠卢沟桥中国守军驻地的回龙庙到大瓦窑之间的地区。

   晚7时30分,日军开始演习。22时40分,日军声称演习地带传来枪声,并有一士兵(志村菊次郎)“失踪”,立即强行要求进入中国守军驻地宛平城搜查,中国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严词拒绝。日军一面部署战斗,一面借口“枪声”和士兵“失踪”,假意与中国方面交涉。

   24时左右,冀察当局接到日本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井太久郎的电话。松井称:日军昨在卢沟桥郊外演习,突闻枪声,当即收队点名,发现缺少一兵,疑放枪者系中国驻卢沟桥的军队,并认为该放枪之兵已经入城,要求立即入城搜查。中方以时值深夜日兵入城恐引起地方不安,且中方官兵正在熟睡,枪声非中方所发,予以拒绝。不久,松井又打电话给冀察当局称,若中方不允许,日军将以武力强行进城搜查。同时,冀察当局接到卢沟桥中国守军的报告,说日军已对宛平城形成了包围进攻态势。冀察当局为了防止事态扩大,经与日方商议,双方同意协同派员前往卢沟桥调查。此时,日方声称的“失踪”士兵已归队,但日方却隐而不报。

   7月8日晨5时左右,日军突然发动炮击,中国第29军司令部立即命令前线官兵:“确保卢沟桥和宛平城”,“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应与桥共存亡,不得后退。”守卫卢沟桥和宛平城的第219团第3营在团长吉星文和营长金振中的指挥下奋起抗战。

   日军挑起七七事变后,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七七事变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并且提出了“不让日本帝国主义占领中国寸土!”“为保卫国土流最后一滴血!”的响亮口号。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求战,必抗战”的方针。蒋介石致电宋哲元、秦德纯(第29军副军长兼北平市市长)等人:"宛平城应固守勿退”,“卢沟桥、长辛店万不可失守”。

 

\

 

 

   1937年7月17日,蒋介石在庐山发表谈话,指出“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对于在卢沟桥战斗中英勇抗敌的29军,全国各界报以热烈的声援。各地民众纷纷组织团体,送来慰问信、慰劳品;平津学生组织战地服务团,到前线救护伤员、运送弹药;卢沟桥地区的居民为部队送水、送饭,搬运军用物资;长辛店铁路工人迅速在城墙上做好防空洞、挖好枪眼,以协助军队固守宛平城;华侨联合会也致电鼓励第29军再接再厉。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的进攻遭到了中国军队的顽强抵抗。日军见占领卢沟桥的企图实现不了,便玩弄起“现地谈判”的阴谋,一方面想借谈判压中国方面就范,另一方面则借谈判之名,争取调兵遣将的时间。7月9日、11日、19日,日本华北驻屯军与冀察当局三次达成的协议,都被卢沟桥时断时续的炮声证明是一纸空文。“现地谈判”使日军赢得了增兵华北的时间,但它却蒙蔽了冀察当局的视线,迟缓了第29军部兵应战的准备,给平津抗战带来极大危害。

   到1937年7月25日,陆续集结平津的日军已达6万人以上。日本华北驻屯军的作战部署基本完成之后,为进一步发动侵华战争寻找新的借口,又在7月25日、26日蓄意制造了廊坊事件和广安门事件。

   26日下午,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中国守军于28日前全部撤出平津地区,否则将采取行动。宋哲元严词拒绝,并于27日向全国发表自卫守土通电,坚决守土抗战。同日,日军参谋部经天皇批准,命令日本华北驻屯军向第29军发动攻击,增调国内5个师约20万人到中国,并向华北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下达正式作战任务:“负责讨伐平津地区的中国军队。”血战平津已再所难免。中国军队随之奋起抵抗,血染平津路,壮士报国恨。

   1937年7月28日上午,日军按预定计划向北平发动总攻。当时香月清司指挥已云集到北平周围的朝鲜军第20师团,关东军独立混成第1、第11旅团,中国驻屯军步兵旅团约1万人,在100余门大炮和装甲车配合、数十架飞机掩护下,向驻守在北平四郊的南苑、北苑、西苑的中国第29军第132、37、38师发起全面攻击。第29军将士在各自驻地奋起抵抗,谱写了一首不屈的战歌。南苑是日军攻击的重点。第29军驻南苑部队约8000余人(其中包括在南苑受训的军事训练团学生1500余人)浴血抵抗,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不少军训团的学生也在战斗中献出了年轻的生命。28日夜,宋哲元撤离北平,29日,北平沦陷。

 

\

 



下一篇:深化机关作风建设 筑牢干事创业之基